中国房价已到梦醒时分 楼市暴富时代终结

本文涉及提到的城市房价(广州、武汉、成都、重庆、西安、洛阳、大理、呼和浩特、秦皇岛、贵阳、合肥)

是不是已到了投资炒房者的“梦醒时分”?近期公布的数据和市场氛围显示,也许时候真的近了。

中国国家统计局本周一(15日)公布的数字显示,上半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1.8%,说明房子卖得少了。而有代表性的指标,是全国二手房价格6月份全面退烧,今年内首次出现20个城市二手房价均下跌,其中包括一线城市中的上海和深圳,房价各下降了0.1%。

广州的二手房价格6月份持平,但是其实在5月份的时候,广州的二手房价格环比、同比双双下跌,分别跌0。3%和1。3%。

其他关键指标则显示,房地产开发投资累计增速已连续两个月持续下降,土地购置面积上半年同比下降了27.5%。中国财政部隔天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,全国卖地收入同期下降0.8%,为近四年来首次负增长,多项数据让分析师普遍预测,中国楼市上半年的小阳春已戛然而止,将迎来一阵“倒春寒”。

更宏观兼悲观的预测认为,中国楼市前方不只是一阵倒春寒,而是梦醒。

用陈淑桦的金曲《梦醒时分》来警示房地产拐点,早在七八年前就有评论人这么做。著名经济学家谢国忠还曾因14年看空中国楼市,而被讥讽为“空军”。不过,过去十多年来中国的楼价在政府一轮又一轮的调控与“挤泡沫”措施中,始终坚挺且顽强上涨,房子被视为财富的象征兼暴富捷径,那些反对或规劝家人、朋友、同事买房者,几年后多被埋怨甚至责怪为“包藏祸心”。中国的网上

也因此流传过这么一个精彩段子:曾经有一套房在我面前,我没有珍惜,在失去之后,才痛悔莫及。

但显然,房价“只涨不跌”的信仰,这两年正在动摇。中央政府持续的房地产调控与金融去杠杆措施,中央政府“房住不炒”的理念是楼价降温的重要原因,而中国经济的客观现状则是规律性因素。

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本周在第一财经网撰文指出,将楼市作为暴富筹码的时代几乎结束了。钟伟为此提出五点论据:首先,以日本为镜,中国高度乐观、高增长、高发钞和高盈利的强劲周期已经远去后,日本经历过的楼市泡沫值得中国认真反思。其次,中国居民收入增长在放缓;第三、京沪深这些楼价坚挺的榜样看来也在崩坍。

再者,中国居民的债务负担率从2008年的17.9%上升到了2018年的逾50%,以及政府持续了两年不动摇的房地产调控措施,都让楼市曾有的花繁锦簇,如今“已流水落花春去了”。钟伟还警告,对房地产“应断舍离”“要在兜售潮逐渐出现之后,全身而退的难度也很大”。

楼市暴涨时代已经过去,应该是舆论共识,至于会不会出现全国性的兜售潮,多数人又没有这么悲观。一般相信,中国政府的调控目标还是以“稳”为主,防止房价大起大落造成恐慌,也有人继续往二三线城市去寻觅房子,包括城镇化进程中的城市新居民,以及寻求以房地产为资产保值的投资者。

当前,被寄托希望的是武汉、成都、重庆这些“强二线”城市,以及部分三四线城市。今年6月份,西安新房价格环比上涨2%,同比上涨25.2%;洛阳新房价格环比上涨2.5%,同比涨幅16.7%,就引起了惊叹。其他新房价格同比涨幅在20%或以上的城市,还有大理、呼和浩特、秦皇岛、贵阳。

除部分旅游城市外,曾为楼市“四小龙”之一的合肥,2018年人均收入仅为41484元,其房价远远超过居民购买能力。

这些二三线城市的房地产价格涨幅虽亮眼,但是它们的长期增长潜能是否值得投资?这需要投资人去具体研究。它们会不会支持炒房暴富?在当前的政策环境下则不乐观。寻求炒房暴富者确实该“梦醒”了。多年来,投资房地产曾是不少中国人发财的工具,以致一旦中央对某个城市颁布发展新政时,最先行动起来的都是炒房者;房地产也是一些地方政府的收入来源,随着房地产“老矣”,这些依托房子轻松牟大利的想法,得早点打消了。

联合早报“中国楼市梦醒”